四川母女被杀案嫌犯已死亡 找到时身旁散落除草剂


天安门4次为重大伤亡降半旗 首次因公共卫生事件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

根据世卫组织部分合作专家提供的数据模型,中国采取的控制人员流动的措施让中国境外疫情传播速度延缓了两到三周。在这背后,正是无数中国人的付出和牺牲。就像艾尔沃德所说,“我们要认识到武汉人民所作的贡献,世界欠你们的。”

4月4日早,国旗仪仗队从天安门走出准备升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4月4日是中国缅怀逝者的传统节日——清明节。今年这一天,中国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悼念新冠肺炎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民众。这是中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依法启动全国性哀悼活动。

4月4日早,北京天安门广场,等待升旗仪式的人们。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