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两例无症状感染者轨迹:一人11天途经云南6地


记者注意到,在国家卫健委在2月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将“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这提示湖北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诊断不再依赖核酸检测结果。此前推荐CT影像作为首选诊断方法而引发关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教授当时曾表示,“病毒核酸检测是最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无创诊断的金标准,然而检测结果‘CT阳性、核酸阴性’的结果,可能影响临床排查。”

“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

3月11日,听说协和医院复诊,王先生便带着父亲去血液科看诊,并先做了全套的新冠肺炎检查。病历显示,王忠的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指标都呈阴性,但CT报告显示“双肺散在磨玻璃密度影及条索影,双肺下叶为甚,新冠肺炎、尿毒症肺炎待排,请结合临床及核酸检测,建议复查”。

协和医院专家已展开会诊

据香港《文汇报》1日消息,3月31日下午3时开始,有黑衣示威者在港铁太子站一带非法集结。至晚上近8时许,仍有大批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对面的天桥底聚集。现场所见,人群没有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并不断叫嚣及辱骂防暴警,还有人在太子道西等地设置路障,堵塞交通,甚至有暴徒向九龙西洋菜街一带及港铁旺角东站投掷汽油弹。

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卫健局一直和家属在积极沟通,经了解,王忠属于硚口区指挥部从定点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转到湖北省中山医院隔离的,“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基本的透析还是在做,但因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不合规,而且别的非新冠定点医院也会拒绝收治,情况确实很麻烦”。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

3月26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从武汉市12345热线了解到,从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出院后,确需再隔离14天。同时,记者也以王先生朋友身份将王先生父亲的情况作了反映。

武汉肺科医院病情证明单显示,患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抗体阴性

“2018年年初父亲在协和医院住院,化疗第一阶段发生感染,导致病情恶化严重,当时在协和住了两三个月,在那之后就开始肾衰竭了,每周需要做三次透析。”王先生介绍。